yb亚博网站-官网
务实创新、信用为本、真诚服务、共创发展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雅居乐红线之忧待解:“次子”雅城二度闯关I
发布时间:2021-03-15 09:09

  为了更新后的招股书能够涵盖2020年全年业绩,老牌粤系房企雅居乐(多元化版图的重要棋子——雅居乐雅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雅城),在首次递表失效两个多月后,才于近日重启IPO进程,并有望成为从前者体系内孵化的第二家上市子公司。

  尽管这份迟到的“二度闯关”数据为“雅居乐系”整体业绩增色不少,但随着对母公司的“依赖症”减弱,这家结合了绿色生态景观服务和室内装饰服务两大业务的房地产产业链稀有标的,却面临着多项盈利指标下滑的境况。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下称报告期),雅城分别实现营收35.09亿元、50.93亿元及71.7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3.0%;净利润分别为4.90亿元,8.23亿元及9.3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8.0%。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雅城的营收和净利同比增速分别为40.84%和13.49%,均低于年复合增长率。而增收不增利的趋势也令其毛利率和净利润率同步受挫,其中毛利率同比下滑2.3个百分点至23.2%,净利润下滑3.1个百分点至13.0%。此外,该公司总资产回报率和净资产回报率则均呈三连降趋势。

  据了解,除疫情影响外,雅城多项核心盈利指标走弱的原因是其营收的核心来源重心向毛利率较低的业务发生了倾斜:一是该公司智慧装饰家居业务收入从2019年的71.1%下降至2020年的51.2%;

  二是,2020年,该公司来自第三方的业务收入同比增加235%至25.02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从21.1%增长至46.9%,而来自“雅居乐系”的关联收入则同比减少5.11%至38.11亿元,占比则由53.1%骤降至78.9%。

  令人意外的是,依靠频繁并购降低母公司“依赖症”的雅城,其负债率指标却十分“优异”。除资产负债率三连降外,其2018年和2019年净负债率(杠杆比率)分别低至16.9%和16.2%;2020年,这一指标受益于货币资金高于有息负债而“不具意义”,且无短债偿还压力。

  Metal财经注意到,2020年,在雅城为数不多的异常指标中,受42.75亿元的其他应付税款影响,其贸易及其他应付款金额达50.69亿元,同比增加13.71%,占流动负债和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达92.20%和87.21%。。

  同期,该公司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总额仅为1.42亿元,但其账龄一年内的贸易及其他应付款却高达39.53亿元,这也令其6.82亿元货币资金下的“健康”偿债指标存在一定的短期流动性风险。

  相比之下,尽管雅居乐的“引入战投、借新还旧、分拆上市”——房企摆脱红线之困的常规“三板斧”正相继上演,但除“平安系”携70.51亿元诚意金“输血”外,在公司债拟发行规模缩水、分拆雅城首次递表失效,以及被高盛剔除“确信买入名单”等因素影响下,该公司的红线之忧也不容乐观。

  事实上,在“曲线自救”的房企阵营中,雅居乐因其巨额的永续债而成为一种特殊的存在。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雅居乐永续债债券余额分别仅为50亿元左右,而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分别升至83.35亿元、135.67亿元和136.33亿元,期间更是一度成为民营房企中的新任“永续债之王”。

  受制于此,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雅居乐有息负债余额为989.39亿元,净负债率由2019年末的82.8%降至73.3%,但若将永续债计入在内,该公司净负债率则由2019年末的130.74%降至114.04%,高于行业均值的同时,仍触及监管红线%)。

  同期,雅居乐剔除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2.79%,触及第二条红线%)。

  该公司的现金短债比则存在触及第三条红线的风险。数据显示,同期,雅居乐货币资金余额为464.08亿元,一年内到期有息债务余额为403.03亿元,现金短债比1.15,但若将80.46亿元的受限制资金考虑在内,该公司现金短债比则降至0.95,再度触及监管红线)。

  而在“三板斧”皆出的情况下,雅居乐能否顺利摆脱红线之忧,值得持续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